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息公开>>今日遂昌>>最新动态

最忆年味是儿时
时间:2018-02-13 来源:遂昌县政府门户网站 作者:记者 邹可思 编辑:潘军明

  记忆人:毛之一

  记忆年代:20世纪50年代

  毛之一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那时候物质匮乏,经济相对落后。但她说儿时的春节却是年味十足,回味无穷的,每每忆起那时的春节,她便有一股久违的亲切涌上心头。

  小时候毛之一家的生活不算富裕,可是由于她的父亲是老师,生活过得还不错。“那时候我们吃的都是玉米、番薯这种粗粮,逢年过节才能吃上肉。而新衣服更是没有,往往是一套衣服老大穿过了,老二捡老大的,依次往下穿。”毛之一说,所以儿时最盼望的就是过年了。

  毛之一笑着给记者回忆,那时候在距离春节一个多月前,她们就开始一天天数着日子,期盼着春节快点到来。而她的母亲也在闲暇时,端着针线盒,坐在屋后的阳光下,为姐弟四人做衣服。于是,那一套在大年初一才能穿的新衣也成了她对过年的最美好期盼。

  随着新年越来越近,儿时的心,就像被注射了兴奋剂一样,渐渐沸腾起来。“除夕头一晚就开始亢奋得睡不着觉了。第二天早早起床后,随便吃点早饭,就争抢着和父亲去集市上购买年货。”毛之一说,那时虽然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只能步行,但姐弟几个都乐此不疲。

  幼年时期,猪肉之类的荤菜,也不是随时能吃到的。当父亲从外面回来,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坨猪肉时,姐弟几个就会情不自禁地走过去盯着看。“当时年幼的我看着父亲手中肥肥的猪肉总是纳闷,明明瘦肉比较好吃啊,怎么父亲老爱往家里带肥肉呢?”毛之一说,后来是从父亲和母亲的谈话中明白,之所以父亲买的肉总是那么肥,是因为家里没有油了。

  在毛之一的少年时代,过年时还可以吃上大公鸡肉。除夕当天,父亲早早起床把大公鸡宰了,先放在锅里炒,然后放在火炉上炖,那时没有高压锅,只能用铁锅放在火炉上慢慢炖,一般要炖两三个小时才熟。鸡肉是除夕夜的压轴菜,这道菜上了,年夜饭也算是完满了。

  吃完年夜饭,母亲就把自制的零食拿出来,一家人围在火炉边上边吃边聊。“那时候只有条件好的人家才能吃上瓜子,而我们就只能吃母亲自己种、自己炒的番薯片、土豆片,可即便如此,对于没有什么零食可吃的我们来说,已经很开心了。”毛之一说,午夜时分,正是辞旧迎新的时刻,母亲会把早已准备好的新衣服拿出来,分给大家吃。怀抱着新衣服,孩子们心里装满了喜悦。

  “如今生活水平日渐变好了,想要的东西随时可以买到,所以过年对于我来说也就没有了小时候那种盼星星盼月亮似得期待了。”毛之一说,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如今她们四姐弟依旧在一起过年,而过年的意义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更多的是团圆。

  

分享到: